出租车的“份子钱”是否合理?江苏的出租车发展和改革有着怎样的风向标?3月4日,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省交通厅厅长游庆仲在接受记者专访时,回应了大家关心的热点问题。他表示,目前省厅已经请南京相关部门做好准备,公示南京出租车的“份子钱”构成,摊开来给老百姓看一看。

江苏省将率先在南京试点,公示“份子钱”构成,并合理确定收费标准,使“份子钱”向公开、公平迈出了关键一步,其导向意义不容小视。

毋庸讳言,出租车企业实际上垄断了从政府那里有偿取得的运营权,有理由占有司机的劳动成果,追求利益最大化,从而导致“份子钱”畸高。相反,在油价不稳、车辆折旧加快、私家车增多、“黑车”抢活等不利条件下,出租车司机已不堪重负,而唯一的路径就是期望“份子钱”减负。由此,劳资双方在“份子钱”上形成了利益冲突,如果没有一种外部的力量和机制进行平衡,因双方所处的地位、掌握的资源和信息不对称等因素,利益的天平必定朝资方倾斜。

可见,“份子钱”要透明更要协商。首先,有关部门不能关起门来定“份子钱”标准,应建立公开透明的调整机制和协商机制。换言之,若想“份子钱”从根本上平衡企业与司机利益,化解劳资矛盾,需要建立一种双方能够有效对话、协调关系的沟通机制,即集体协商制度。对于人数较多、相对分散的司机而言,需要通过工会、特别是行业工会组织,就自己的经济权益与企业管理者展开协商。然而,从现实情况看,各地出租车行业的工会或没有建立,或徒有虚名,未能真正担负起维护出租车司机基本权益的职责。

因此,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加强行业工会建设,让出租车司机成为行业工会组织的主体,在“份子钱”集体协商中,享有与企业对等的话语权,并与企业形成和谐共赢的劳资关系。

湖北 张西流/读者

 


河北第二虎:不拘小节景春华

两会第一天,政协开幕,人大还没开,景春华就落马了。盛会也打虎,多鲜活的教材,代表委员们会上谈四个全面中的全面从严治党,最热乎的话题有了。


无关雷声

惊蛰,万物复苏,“桃始华,仓庚(黄鹂)鸣”,确是有色有声的时节,但在二十四节气的发源区域,初雷往往在一个月之后。待雷声出现的时候,万物不是惊醒,或许是惊吓吧。


傅莹的魅力在哪里?

傅莹的记者会为什么总是人山人海,她的那一种亲和力和女性特有的温柔,总会让人产生一种赶场子去会美女偶像的感觉。在聆听她既有立场,又有感染力的表述时,你会用一种理解、甚至欣赏的心态涌现。于是,记者的提问不再刁蛮,而傅莹的话,很少会被变成媒体反驳的材料。


为什么总是外国记者问军费?

去年的人大新闻发布会上,美国记者提问了这个问题,新闻发言人傅莹回答得就不那么开心。今年问这个问题的,同样是外国记者(英国路透社),但是傅莹不仅没恼,还笑嘻嘻地顺便开了外国记者的玩笑。这一变化好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