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都讯 记者任磊斌 “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来,给他们做工作,都算交上朋友了,但还是劝不动”,越秀区救助服务队队长胡占权如是说。针对越秀区沿江路江湾大酒店外露宿者聚集的问题,昨日上午,越秀区民政局副局长亲自出马,也劝不走他们。 

露宿者拒绝离开

本报5日起连续两天报道了江湾大酒店外新铺设喷水装置驱赶露宿者事件,以及环市中路针对露宿者的“水泥锥”事件,引起社会对露宿者管理的关注。

记者昨日来到江湾大酒店的现场,由于靠江边的骑楼底下的喷头还在喷水,露宿者撤到了附近的文体小公园。越秀区民政局工作人员协同民警、城管等,前往劝说,希望露宿者前往救助站。

“天气预报说今晚就会降温了,老乡要不去救助站先住两天?那里有热水啊,要回家过年也包车票钱呢!”越秀区民政局陈副局长半蹲在地上与流浪者谈心,换来流浪者的一声“谢谢”和摆手拒绝。耐心劝说了十几分钟,旁边经验丰富的救助队队长胡占权也加入劝说,未能劝动流浪者挪动半步,两人败下阵来。

上午,十数名露宿者大部分已经出外谋生,只有4个人留守在文体小公园。经过长达近40分钟的不断游说,四名露宿者没有一人愿意带着家当上车、前往救助站。越秀区救助服务队送上干粮和饮用水后离开。

“希望能劝动一两个”

救助服务队队长胡占权介绍,酒店外围的露宿者他基本上都认得,几乎每个星期他都会来这个露宿点三四次,“大部分的流浪人员不愿意去救助站有两个原因,一方面不愿意被管,或者说不愿意被送回老家;另一方面,他们以收拾破烂或者一些短工为生,离开了相对固定的露宿点就是离开了‘工作范围’,影响谋生,所以不愿意走。”

记者观察发现,昨日上午劝说队伍有近20人,现场露宿者的抵触情绪不低。胡占权称,晚上脱离大队伍,“我自己再来一趟,希望能劝动一两个吧。”

昨日,本报还报道了环市中路某电信营业厅旁有“水泥锥”地块,以此来驱逐露宿者。记者再次回访现场,几名残疾露宿者正要撤离,他们表示,昨日一早就有人来对他们拍照,也见到了电视台的摄像机,他们觉得要躲开镜头。

记者现场获悉,经本报报道后,该处地面的水泥锥将会在近几日内拆除。

编辑:SN117


南京送别书记,美国送别警察

我小时候在课本上读到过“十里长街送总理”,那是受人民爱戴的领导,才有万民送行的盛况。一个美国的小警察,能够引发如此大的场面,会不会是“炒作”?


帮领导改文风,替范爷保护胸

我想起许多人小时候的经历,1998年看《泰坦尼克号》时,许多家长在某个特定时刻捂住了孩子们的眼睛。似乎这一眼看下去,脑袋就会被魔鬼所占据。


媒体札记:“高度重视”

背离民众需求与信息披露规律,不分主次“领导重视”喧宾夺主,这份导致民情汹涌的通稿,注定引发“次生舆情灾害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