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洛南重启调查32年前命案疑犯曾认罪却被放

1984年公安部的批复文件 实习记者 陈永辉 摄

陕西洛南重启调查32年前命案疑犯曾认罪却被放

28日,死者李锁劳的弟弟李天民讲述他32年来为案件奔波的经过 实习记者 陈永辉 摄

32年前,洛南县灵口镇代川村村民李锁劳在家中离奇身亡。案发后,疑犯落网且认罪,警方却以猝死定案。死者家属随后上访,公安部责令复查,经开棺验尸确认尸内有毒。此后30年,警方“追凶未果”。今年10月27日,疑犯再度被警方控制。对此,洛南县公安局称,正在重新立案调查该案。

11月28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洛南县灵口镇代川村,时隔32年,李锁劳一家早已各奔东西、物是人非。李锁劳妻子宋梅竹已改嫁多年,女儿也已嫁人,儿子李军芳远走他乡。曾经的房子也已拆掉,看不到一点影子。

提起大哥李锁劳的死,李天民仍然情绪激动。据他回忆,1982年11月30日晚11时许,他和父亲已经入睡,不远处的大哥家传来孩子哭喊声,他赶紧起床冲到大哥家,看到大哥坐在炕上背靠墙,口吐白沫,脸上冒汗,双手不停抽搐。两个孩子不停地哭泣,嫂子宋梅竹并不在家。他赶紧喊人帮忙,闻讯的村民陆续赶到李锁劳家。

“当时李锁劳坐在炕上背靠墙,身旁的床上湿了一大片,附近还放着几根烟,有一个小碗里有水及烧过的灰末。”李锁劳的邻居王丙西说,当时比较慌乱,他就去叫村干部。

李天民称,大约30分钟后,大哥李锁劳就停止了呼吸。事后李天民询问12岁的侄子李军芳谁来过家里,侄子说他干爸(张虎子)和一个陌生男子(刘更戌)给父亲治病,父亲一直喘不上气,“好像想说话,又说不出来”。

提起李锁劳的死,村民刘文明说,事发前一天,他还看到李锁劳在家里干活,身体好好的。他说,邻村的张虎子与李锁劳认了“干亲”,来往比较密切。事发前几天,他曾看到张虎子频繁出入李锁劳家。

事发第二天,洛南县公安局民警到达代川村,张虎子、刘更戌被警方控制,两人均已认罪,但很快又被释放。经市、县两级公安部门侦查,当时以急死(即常说的猝死)定案。

各方说法

疑犯认罪 为何又被释放?

办案民警:上边要让放人他也没办法

今年70岁的乔文秀说,当年办案时,他是县公安局教导员。张虎子、刘更戌被抓后,“他们都承认了以阴阳先生看病的名义,把老鼠药装进香烟里,给李锁劳抽,还给他催了道符,让他喝下。”张虎子当年也交代了杀人动机:他与宋梅竹有染,害死李锁劳后,他俩可以结婚。

至于最后为什么放人,乔文秀称,他认为当时放人是有疑问的,事实已经很清楚了,但是上边要让放人他也没办法,为此他还跟领导争辩了几句。之后,他就被调离了原工作岗位。

阴阳先生:曾被执意请去给死者“治病”

刘更戌说,他与李锁劳素不相识,更无恩怨。自己当年只有19岁,懂一点阴阳之术,与张虎子也不认识。张虎子执意要请他去给李锁劳“治病”,他拗不过就去了。到了李锁劳家后,看到张虎子给李锁劳递了一根烟抽。见李锁劳病因不清,就推脱自己治不了,张虎子非要坚持让他治疗。张虎子从李锁劳家缝纫机上撕了块白布,他就画了道符,念了咒语让李锁劳兑水喝,水也是张虎子从外面端来的。

“后来,张虎子说去卫生站给李锁劳拿点药,让我在那等。我等了三四十分钟,见他还不回,就自己回家了。”刘更戌说。

11月28日下午,华商报记者见到刘更戌后,他称自己那套东西确实治不好病,但张虎子非要让他治,他治完病走的时候还看到李锁劳并没有异常,没想到第二天听说李锁劳已经死了。

死者弟弟:一嫌疑人有亲戚在县政府做官

李天民说,张虎子、刘更戌被抓后,案情已经基本明了,但因为法医鉴定李锁劳之死系“脑溢血”,因证据不足,张虎子、刘更戌被释放。李天民说,刘更戌的一个亲戚当时在洛南县政府做官,正是其一手促成了此次放人。

刘更戌承认,当时确有亲戚在洛南县政府工作,但他否认李天民的说法。“我跟这个亲戚几乎没来往,他怎么会救我?主要是尸检报告证明我没有问题,所以放人。具体咋回事,我也不清楚。”

获释后,张虎子去了外地,刘更戌一直在老家。

死者妻子:关系不好,婆家就说是我害的

李天民认为,案发时,嫂子宋梅竹并不在家,她肯定是故意躲开避嫌。事发一年后,宋梅竹改嫁。

宋梅竹今年已64岁,她否认与李锁劳的死有关。她说,自己当晚到亲戚家借钱,准备修新房,天黑路远,所以没回家,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“我那时和婆家人关系不好,他们就说是我害的。”

开棺验尸

检材送公安部,发现死者胃部有毒物

李锁劳死后,李天民不断上访,为大哥的死讨说法。1984年6月,李天民到公安部上访,该案获得公安部批复。

当年9月,洛南县公安局对李锁劳开棺验尸。李家人及代川村的许多村民称,当时听说开馆验尸确认了李锁劳是中毒身亡,但书面结果迟迟没有给李家。

此后,当李天民再找到洛南县公安局,警方已不再按照此前定案的结论来答复他们,而称“张虎子下落不明,正在找”。

李天民提供的《洛南县公安局信访事项告知通知书》显示,1985年10月和1996年5月,洛南县公安局曾两次对犯罪嫌疑人刘更戌采取收容审查强制措施,但因其口供前后不一,且张虎子一直未归案,无法进入诉讼程序。

11月28日,李天民告诉华商报记者,直到今年春节后,他前往北京,终于引起公安部门重视。陕西省公安厅、商洛市公安局对该案层层批复,洛南县公安局安排刑侦大队专人重新调查。

今年9月,李天民收到了《洛南县公安局信访事项告知通知书》。这是32年来第一份书面的上访回复。回复中称:“案发时市、县两级公安部门介入侦查,经调查、座谈、参考法医尸检报告,当时以急死定案,故未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”

回复中还称,1984年9月6日,洛南县公安局开棺提取检材送公安部,发现李锁劳的胃区泥土含氟乙酰胺药物(老鼠药常含成分)。这与第一次的定案结论相悖。

谜团未解

该案是否曾被人为干预?

11月28日,华商报记者从洛南县公安局获悉,今年7月10日警方再次找到刘更戌,并对其进行了审查,刘更戌承认于1982年11月30日晚同张虎子到李锁劳家用白布烧灰,李锁劳喝后死亡,但否认自己投毒。洛南县公安局当日对刘更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。因其投毒杀人证据不足未被检察机关批捕。今年8月,洛南县公安局将已被刑拘的刘更戌取保候审。

今年10月,李天民从警方处获悉,张虎子已到案。刘更戌也表示,张虎子到案后,自己还被叫到洛南县公安局与之对质,“我看他矮胖矮胖的,已经不认识了”。

28日下午,华商报记者从洛南县公安局获悉,今年3月份,洛南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重新开展调查工作。并证实,张虎子已于今年10月27日被抓获。目前,洛南县公安局已对嫌疑人张虎子呈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

洛南县公安局称,此案时隔32年,重新调查难度较大,但他们将以对死者负责的态度,认真履职,公正执法,力争早日还原事实真相。

李天民称,自己心中不少迷惑仍然未解:案子当初是否被人为干预?两次尸检结论为何不一,到底该取信哪种?如果真是毒杀,凶手是张虎子一人,还是也与刘更戌相关,抑或还有他人?李天民及其家人还在期待着警方给出答案。

本版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田德政 实习记者 陈永辉 采写

(原标题:警方32年后重启调查(图))


朱明国落马“没新意”

当越来越多的“落马”没新意,你是否会怀疑,那些落马的人,就是同一个人——他们的奋斗历程、他们念过的誓言,他们工作的方式,他们坠落的姿势,几乎相同。这就像电影《恐怖游轮》的故事:洁茜在游轮上看到很多尸体,每一具尸体,都是她自己……


弃北大读技校背后的真正危机

进入北大后,他发现他对理论和学术毫无兴趣。他先后在旁听、转院、逃避都没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,周浩开始打起了转校的“算盘”。2011年冬天,周浩收起铺盖从海淀区到了朝阳区,从北大到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,开始了人生新的起点……


油价:减不减都是个问题

因为在号称“车轮上国家”的美国,和油价相关的可不仅仅是通勤成本,柴米油盐,衣食住行,几乎都会受油价沉浮的影响,油价一路走低,就意味着各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也决计高不起来,这自然是让消费者高兴的一件事。


取消政府定价谁来接药价监管

在药价虚高背后,是一条坚固的“利益链”,上面拴着的有患者、医药公司、医院、医生、药品招投标管理部门以及药品定价值部门等等。而且,攀附在这条“利益链”上各种主体,关系错综复杂,有的是利益同盟,有的是彼此博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