据最新通报,地震造成昭通市鲁甸县、巧家县、昭阳区、永善县和曲靖市会泽县108.84万人受灾,617人死亡,112人失踪,3143人受伤,22.97万人紧急转移安置,2.58万户8.09万间房屋倒塌。

在悲痛中沉浸了7天的鲁甸震区,搜救没有停止,困境正在改观……

据《云南日报》今天报道,为深切哀悼鲁甸6.5级地震遇难同胞,云南省人民政府决定8月10日10时起,拉响防空警报,全省在各条战线上工作的人员及在广场、商场、公园、车站、码头、机场等公共场所的人员就地驻足默哀3分钟,届时全省防空警报鸣响,汽车、火车、船舶鸣笛志哀3分钟。

关键词·救人

救灾部队解救460人

云南鲁甸地震发生后,解放军、武警和民兵预备役部队共出动兵力11224人,出动直升机等装备万余件,累计解救群众460人。

成都军区抗震救灾联合指挥部8日下午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,地震后10分钟,成都军区就启动应急值班机制,25分钟后,鲁甸县人武部就组织人员赶往震中龙头山镇展开救援,以此开启了大规模救援行动。

国家救援队不言放弃

“不让废墟下留有一位遇难者,尽力为生者减小痛苦。”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对没有生命迹象的不幸者仍积极搜救,截至8日13时已找到、挖掘出11名遇难者遗体。

地震救援“黄金72小时”过去后,废墟下大都是遇难者,但国家救援队不言放弃,为满足罹难者亲属的要求,继续帮助寻找遇难者。

关键词·重建

银行网点全部恢复营业

中国银监会8日表示,经连夜抢修,目前地震灾区银行网点已全部恢复营业。

灾区银行业已全面开启抗震救灾金融服务绿色通道。截至8月6日10时,昭通市银行业已开辟绿色通道88个,全面覆盖昭阳、鲁甸、巧家、永善等主要受灾区县,银行一律免除灾区汇款业务手续费。

停运电力线路全部恢复

国家能源局8日通报,截至8月7日23时,云南电网因灾停运的电力线路已全部恢复,尚有109个低压配变台区正在加紧抢修;地震造成的停电用户除台区被淹及房屋倒塌等不具恢复意义的外,已基本全部恢复供电。

昭通地区最高用电负荷46.4万千瓦,已恢复至震前水平。

基本完成房屋应急评估

地震造成昭通市鲁甸县、巧家县、曲靖市会泽县大量民房、公共建筑、市政基础设施受损。地震后,云南省住建系统损坏房屋应急评估专家组迅速行动,组建134人的专家队伍,对鲁甸县龙头山、小寨、火德红和巧家县包谷垴、新店、老店以及会泽县纸厂乡等重灾乡镇的公共建筑、市政基础设施开展排查和应急评估工作。

经过5天时间,专家组于8日完成了鲁甸“8·3”地震应急评估排查工作。其中,鲁甸县、巧家县共完成公共基础设施应急评估416项目、999单体、673624平方米,会泽县应急排查8535间(含)民房,1053934平方米。

关键词·逝者

“蓝天”为遇难者祈福

昨晚,红石岩村的废墟上亮起了点点火光,今天凌晨,村民们开始了对故去亲人的祭奠。

但孩子在地震中离去的刘兴晏却未能加入,村民们祭祀所烧的纸张多是从自家废墟里挖出来的,而刘兴晏没能找到合适的祭祀品。

红石岩村与外界的道路终于打通,刘兴晏和村民们紧急组织起来转运物资。“这个时候,好好过下去比什么都重要。”他说。

昨晚10点,鲁甸震区蓝天救援队的总结会显得有些不同。除了对已过去一天的救援工作梳理,在营地前的一片空地上,亮起了一片烛光。

“愿逝者安息,灾难永不再发生。”劳累了一天的救援队员们环绕一圈,神情肃穆、沉默不语。这也是蓝天救援队参加历次救援的传统,陪伴灾区的人们度过最伤痛的时刻。

今天早上,蓝天救援队再次深入震区各个村庄转运物资,对于他们来说,这种方式是对故去者最好的祭奠。

等我忙完了送你上路

在鲁甸县龙泉镇骡马口安置点临时党支部成员余朝辉,其父亲在地震中遇难,他将父亲尸体停放在广场边2天,参与抢险救灾工作;他将父亲骨灰放在火化厂,迅速回到骡马口,把安置点的工作打点得井井有条。

他临别时,默默地对父亲骨灰说道:“父亲,等忙完了再送您上路!”

失去8位亲人仍坚守

唐正云是鲁甸地震中近23万名受灾民众之一,但他也有一个特殊的身份,龙头山镇龙泉社区党总支书记。

地震发生时,唐正云与几位村民正一起抢修因滑坡中断的公路,幸免于难。“剧烈晃动后,村里尽是烟灰。”面对村庄瞬间被夷为平地,作为最基层“父母官”的唐正云马上安排救援。“我先让一名管理人员带几个年轻人赶到村里抢救老人和小孩,我和社区主任从村庄两头组织救援。”

由于灾情严重,外界救援人员到来后,唐正云还是没能腾出时间去看看家人。而这期间,他的亲人一共8人遇难,二哥二嫂重伤,被转至成都救治。

打工者痛失3位亲人

龙头山镇银屏村小田社的下游,村民张乾坤的家也全部坍塌,老婆和唯一的孩子不幸遇难,而在山上放羊的爸爸也不幸被山上滚落的石头击中,地震的瞬间三个至亲家人离他而去。

地震时他正在外地打工。每当想起离去的亲人,他就不停地捶打自己:“如果在家,我或许能把他们救出来。”他也会偶尔喃喃自语、嗔怪已经逝去的妻子,“你说你,上山采花椒偏偏4点半回家喝水,你晚点或者早点不就没事了嘛!”

文/记者李洪鹏刘汨王选辉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