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员工踢爆“车师傅”用设备导电致人发麻,广州海珠区有关部门依法取缔诊所

近日有市民报料称,一名自称少林寺出身、会气功治病的“高人”,在广州海珠区小洲艺术区内开了一家诊所,专用气功帮人治病。4月5日,新快报联合广东广播电视台《今日一线》栏目记者前往暗访发现,该诊所无任何行医牌照,报料人口中的“高人”也没有医师执业证书。一名自称是诊所前员工的女子更向记者透露称,该诊所宣称的“气功”不过是通过特制设备将电流导至病人身上,让其产生触电发麻的感觉。

前天下午,当海珠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的执法人员来到诊所查处时,该名“高人”马上紧锁大门,收拾器械从屋子后门溜走。有关方面表示,该诊所涉嫌非法行医,今后将加强巡查、监督,以防再发生类似情况。

■文/图:新快报记者 彭程

■记者暗访

无牌诊所藏身小洲艺术区

“车师傅”会拔火罐还会“气功治病”

小洲艺术区位于海珠区小洲村瀛洲路高架底,拥有多个展厅及大量艺术工作室,是广州市一个重要的艺术聚居区。然而,据附近的小洲村村民透露,从去年开始,艺术区内竟开了一间理疗诊所,专门针灸、拔火罐,还用气功给人治病,来看病的人都叫医生“车师傅”。据了解,诊所光一服药就卖上千元,生意还挺火,而且还要熟客介绍才能看病。

4月5日,新快报与《今日一线》记者根据村民们的指引来到了这间诊所。该诊所位置非常隐蔽,位于艺术区2区的末端2008房,旁边都是艺术类工作室。该店外无任何招牌,记者多次敲门后,一名年轻男子才终于打开房门,此人正是熟客口中的“车师傅”。

记者进去后发现,该房子有房有厅,厅内挂着多幅画作,看上去倒像是一个书画工作室,但走进房间后,就能看到一个小型诊所的模样——摆放着三张小床,还有医院内常见的屏风,一个柜子上放有火罐等器材,墙上还挂着一个写着“医行善道”四个大字的牌匾,但未悬挂任何行医资格证书。

记者假装肩部不舒服,称想要找该名“高人”治疗,“车师傅”叫记者躺下,朝背部按压了几下立马诊断出了“问题”。“颈椎和胸椎退化得还是很严重,变形了。”帮记者拔完火罐后,“车师傅”表示,记者的情况“有点严重”,需要先服用一些药物治疗。随后,“车师傅”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小包无任何标识的小药丸,称是“化血化瘀的中药”,要求记者当场服下,并称第一次不收钱,“试下有效果的话你再回来治疗,我可以给你做个方案,两千块钱可以做一个疗程治疗”。

在对话时,“车师傅”直言除了火罐理疗,还会用针灸给病人看病,如果问题严重的疑难杂症,或者有医院看不好的慢性病,他还能用“少林气功”来治疗。“我这里的特色就是气功排毒,打通经络,可以治人身上的各种慢性病”。不过,当记者提出想体验一把时,“车师傅”却为难地表示,气功治疗要提前预约,不会轻易展示,因为“气功会损耗自身能量”。

离开诊所后,记者先后采访了3名工作室设在该艺术区的艺术家,他们都表示曾去该诊所看病,拔过火罐,也见识过“气功”。“他是从少林寺出来的,具体哪个少林寺不清楚,以前和他哥哥一起在小洲村里开,去年搬到艺术区里,很多村民和村干部都去他那里治病的。”其中一名艺术家表示自己是该诊所的熟客,对“车师傅”的“功力”深信不疑,“他那个气功,发功的时候,你身体就像触电一样”。

■踢爆内幕

“气功”实际是用电电人

拔火罐使诈把人弄出血来

“车师傅”是否真的会“气功”?自称曾在该诊所干过一段时间的张小姐对记者透露,诊所实则上玩的是移花接木的伎俩,“发功”时车师傅脚上会提前穿上一双特制的鞋,鞋里面安装有一个小电路,用力踩踏就会产生电流,“他那天之所以不敢展示‘气功’,主要是因为脚上没有穿特制的鞋,所以才说要预约。”张小姐对记者说,“车师傅”的特制鞋里有个开关,用力一踩,就会有电流产生,然后再通过技巧将电流导到看病的人身上,自然就会让人产生触电和身体发麻的感觉。

张小姐还直言,虽然被村民称为“神医”,但“车师傅”根本没有任何行医资格,在帮人拔火罐时,手指缝中还会夹一个特制的利器,拍打顾客背部时便会刺出一个小孔并流血,“由于拍打时产生痛感,所以一般人都不会察觉被刺了一下,他就是用出血来吓唬人,夸大病情后再高价卖一些自制的药丸。”张小姐说,诊所经常将成本几十块的药卖到3000元一服药。

■查处行动

看到执法人员立即反锁大门

“车师傅”从二楼后门逃遁

前天下午3时许,记者向海珠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反映相关情况后,相关执法人员马上赶到诊所。然而,之前还向记者扬言自己“经营和手法都没有问题”的“车师傅”一看到执法人员,马上躲进诊所并将大门反锁。执法人员随后多次敲门,但屋里都没有回话,于是只能叫来民警协助。不过,当民警赶到现场后,艺术区管理处人员却表示,根据视频监控,“车师傅”早已从房间二楼的通道跑到后门逃之夭夭。

无奈之下,管理人员致电该区域的承租人蒋先生过来开门。直到当晚7时许,执法人员才终于得以跟着蒋先生进入了该诊所房间,不过包括火罐在内的器材都已被“车师傅”带走,只是在看诊台的抽屉里找到了几块被掰断的小刀片,怀疑就是张小姐口中“车师傅”用来刺破病人皮肤的工具。

■官方说法

“车师傅”涉非法行医

承租人表示其不会气功

对于“车师傅”涉嫌非法行医的行为,艺术区管理人员表示,小洲艺术区的房间只能用于艺术工作室和展厅,不允许开设诊所,去年发现“车师傅”将诊所搬至这里后曾将其赶走,但承租人却将房间借给他继续帮人理疗。承租人蒋先生太太则表示,他们只是让“车师傅”在艺术区帮附近的艺术从业者做养生理疗,同时还直言“车师傅”“不会气功”。

对此,海珠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表示,虽然执法人员在前往查处时未能看到“车师傅”实施行医的行为,但从记者及民众反映的情况来看,该诊所无任何资质,涉嫌非法行医。据介绍,该局已向承租人作了普法教育,强调开展诊所必须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。此外,该局还将联合街道开展定期及不定期的巡查,对于非法行医的诊所,发现一间取缔一间。


大学目标不能是特朗普马云?

尽管大学的普世使命都是创造知识、传承知识和培养人才,但是办大学不能搞“四个统一”(统一标准、统一规划、统一管理、统一评估),不同层次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具体使命,同一层次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具体特色。


熟人之间潜规则造成巨大成本

我觉得熟人本身超越规则造成制度成本巨大,熟人在一对一博弈当中也是成本巨大,而人们往往浑然不觉这种隐含在面子下面的成本。


信息爆炸的今天,你点书了吗

古人读书是很慢的。今天,在信息、知识爆炸的时代讲“慢读”真是有些奢侈,然而还要提倡“慢读”。


自行车在中国的百年兴衰

自行车刚传入中国时,曾是奢侈品。后来,自行车成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。再后来,自行车被视为公共交通的“敌对势力”。现在,自行车则成为城市交通体系的补充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